「,聽說今天是妳生日耶~」我邊走邊跳笑著接近前面的女孩。

 

她一聽到是我的聲音,馬上停下,似乎是要等我跟上。

 

「咦~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等我到達她的身旁,她再度往前走去,並以細小的聲音回答

 

我。

 

「是阿!」

 

「欸?那麼為什麼還要問?」

 

「當然問好玩的阿!」我理所當然的這樣對她說著,這樣說著時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毫無懸念的這是一間教室,普通的教室,沒有任何特別的裝飾,只有桌椅、黑板、佈告欄,

 

至連投影機都沒有,跟其他教室比起來顯得特別突出。

 

跟往常一樣,她仍然愜意的直接往桌子坐上去,而我只得站著跟她說話。

 

「不管,你問了那麼就要補償我。」她鼓起兩頰,不滿地向我抗議。

 

「那麼要怎麼補償妳?」我只好接著問下去。

 

「當然是幫我完成願望阿」

 

「唔...完成願望?」

 

「對阿,不過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做到?」她笑容滿面說著,好像我已經答應她似的。

 

 

 

我看著她思考了良久,仍然不知道該怎辦。

 

 

 

「那麼...第一點,保持聯絡。」她似乎是等不及我的回覆了,直接說出來。

 

「保持聯絡?不...等一下,你說第一點,那麼還有第二點囉?」

 

「那當然,不是通常有三個願望嗎?」她抬起胸,理直氣壯的說著。

 

「好吧,那妳說說看。」

 

「第二點...呃...這一點跟下一點等你長大後再告訴你。」她突然緊張的這樣說著。

 

「長大?妳是不是還沒有想到有什麼願望呢。」

 

「當然不是啦...我只是想說現在跟你講也無法完成,那是專屬於成年之後的願望。」她急急

 

忙忙的回應著,隱隱約約露出了紅暈。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麼這麼說第三點也是一樣囉?」我安撫她的情緒,然後繼續問著。

 

 

 

 

她甚麼也不說緩緩的從身後拿出不知道哪時候藏在那裏的金屬小飾品,向我伸出手掌,原來是

 

一個完全手工的小雞飾品,鑲著淡淡的銀色鑲邊以及流蘇,因為早知道她會做這些東西,

 

所以沒有很驚訝。

 

 

 

 

「吶,給你~」她愉悅說著,似乎很滿意這個作品。

 

「哪...?為什麼給我,又不是我生日是妳吔!」我感到頗驚訝,完完全全不知道這樣做有何用

 

意。

 

「噗哧。」她似乎覺得我問這問題很蠢的樣子,笑了出來。

 

 

我再次的不知所措,只好等她說明了。

 

 

「不是說有三個願望嗎?這是第三個願望,就是希望你帶著這個信物,可以記得我,

 

而且以後重逢可以認出彼此。」

 

「信物?」

 

「是阿,這就是我的第三個願望!願意嗎?」

 

「好,我願意。」嘛,不過就是要帶著這個飾品,有甚麼困難的呢?所以我馬上答應她了。

 

「打勾勾。」她這樣說著,我立即伸出我的手掌。

 

 

「好的,契約成立,約定好了喲。」於是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在背著光的情況下,

令人感到更加地,我竟然覺得這樣的她,很美。



XXXXX



這是在我們都還是孩提的回憶,當時的我們這樣生活會持續下去,這個世界那麼小,相見一點

 

兒也不困難,向天空張開手掌就以為可以掌握天空,也一直認為長大後的我們甚麼都能做到

 

,世間的確無難事,長大後才知道那時候的我們正因為甚麼都還不知道,才覺得甚麼願望能夠

 

成真,那時候的我們才真的是甚麼都做的到呢。

 

 

5點30分,鬧鐘響起,播放著早已不知道聽了多少次的悲歌。

 

 

這樣的生活千篇一律一成不變的持續在上演,我是,上了高中以後,自己一個人搬出來住,離

 

鄉背井,以為自己一個人會過得很好,自由的很、會很快樂的,但是錯了,剛來這裏時根本人

 

不生地不熟,好幾個夜裏子夜的鐘聲響起,都會掉下孤獨的眼淚,不過久了也習慣這樣的生活

 

了,開始變的虛應故事,日記寫的內容有時候實在會讓人懷疑,

 

喂!你是不是以為在寫大量的書評阿,但是夢起過去,這還是第一次,雖然約定要再相見,

 

也有魚雁往來,信物當然也一直配戴著,也很讓人驚訝,都過了快五年,

 

但是時間仍然無法掩蓋它美麗的光澤,即時如此,我和她也有整整是四年沒有相見了,

 

記憶卻還是那麼鮮明。

 

 

朋友嘛,倒是有一個,不,應該是損友,他真的是個損友,邀我喝酒,然後隔天宿醉

 

還要我幫他我幫他請假,打架鬧事,到了警局竟然還叫我幫忙到局裡解釋,他父母打

 

電話來問近況自己不回答卻把手機丟給我,叫我幫他講''一切安好,我可以向伯父伯

 

母保證'',諸如此類的,層出不窮,但是也是唯一一個在這裡當我是朋友的人,現在

 

想想,或許就是因為有他的胡鬧,我在這邊的生活才能繼續堅持下去呢。

 

 

這麼想著,於是心情也異常的好...那麼就破例早上也來寫一下日記吧。

 

“冬天的氣息終於慢慢顯露出來了,有了一點點寒意,今天一如往常的在那個時間被

 

鬧鐘叫醒了,然而,不同於往常,做了夢,想起了她和與她的約定,雖然當時的夢想

 

已經變得很遙遠,但是那段約定與回憶卻記憶猶新,令人感到懷念,讓人又有了活力

 

,或許這一天會過的很好,2012年12月7日,禮拜五,陰。〃

 

 

 

那時候的人們與我,都不知道今後的生活將發生巨變。

 

 


 


拖了整整四個月終於把這一篇完成了,原本其實是要把這篇繳交至社團的,

當時是四月四號,剛好過了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了,突然想到這一篇,所以就著手進行了,

沒想到當時寫到第二個願望那邊停下來就懶得做了xD,

反正只是社團要的所以就乾脆不交了,

這一篇是應該是番外篇,嚴格來說也可是說是前傳,

裡面出現的兩個人因為都還沒取名所以就先Tab在那裏了,然後標題也忘了本來要下甚麼...    (被打。

至於第一人稱的那個男的是第二男角色,不是主角喔...   (不過可能以後會想要把它變成雙主角劇情。

然後內容只有一頁半,所以應該不會誤會成這是第一回,應該知道這是楔子,嘛,其實不知道也沒關係  (??

 

這一次寫來感覺內容很呢...。

 

2013.08.07  下午3點14分  台灣地區時區。

 

 

 

創作者介紹

紙上幻樂園

秋色思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張文秀
  • 原來如此 走蝦密路線壓 我最有印象的是少女漫畫那個路線~
  • 校園風,大慨會跟少女漫畫那種路線搭不上線...

    不打算強調戀愛的部分~

    可能會是奇幻部分比較多,

    但是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寫完...,

    因為接下來還有學測等等的東西...會比較忙,

    然後如果我之後還有發的話請支持囉~

    秋色思想 於 2013/08/07 18:13 回覆

  • 晴雪
  • "毫無懸念"用在小說裡感覺怪怪的
    可以改成毫無疑問或者把"毫無懸念的"五個字都刪掉
    這是我個人看法啦
    然後不滿"地"向我抗議,副詞(也就是形容動詞時)後面要寫成"地"
    下面一樣"笑容滿面地說著"、"更加地璀璨"...

    好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找碴的
    只是我覺得修掉一些小瑕疵的話可以讓小說更有質感一些
  • adv.部分已修改~
    感謝妳的建議...
    原本這種事情都能夠注意到~
    不過我竟然失誤了
    至於毫無懸念我不打算改...即使怪怪的...但是文法對就可以了吧?
    畢竟這是我的風格~因別人而改變也頗怪的。

    好吧感謝妳來看我這還未成熟的文章~

    秋色思想 於 2013/08/09 12: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